看书神app

繁体版 简体版
看书神app > 圣子他住合欢宗 > 第65章 他好爱

第65章 他好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“我……”

她刚想跟他解释解释这个疯狂的想法有多冒险,就被晋启拉到身后挡住。

“你想多了,我体质特殊,能重聚元神完全是因为佛心的缘故。”晋启冷声道。

“佛心……”成颢举了举自己手里的那瓣佛心,“我明白圣子的意思,可是古籍中也有记载,佛心的确能护元神不灭。”

“元神不灭的前提是,元神还在。”晋启解释。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圣子的元神不就成功了吗?”成颢反驳的有理有据。

晋启还是太单纯了,完全不是成颢的对手,被反驳的哑口无言。

而秦良良听了成颢的话后,仔细一想,欸,竟然觉得还挺有道理。

……

她的脑子可能也被门夹了!

“可这事也没有先例,都是你的猜测,如果失败了呢?”秦良良从晋启身后探出头来,问。

主要是,她还挺想要晋启的那瓣佛心的。

晋启偏头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,她冲他安抚笑笑。

他虽然还是不赞同,但也只是抿紧了唇,并没有出言阻止,秦良良笑的更深,讨好的把手塞进他的手里。

于是,那抿紧的唇角也放松了下来。

秦良良心中一暖,真是,太好哄了吧!

成颢不愧是过了多少年的人精,闻弦音而知雅意,就差拍着胸脯保证:“自然也是心甘情愿,并感念两位的大恩大德!若师姐复活,两位便是我的恩人,若不幸失败,两位今日之恩,我成颢此生也断不会忘却,日后若有违此誓,便叫我断绝修仙之路,修为尽散,死无全尸!”

他的想法很简单,求人么,就得拿出求人的态度太,主动带圣子回来为他疗伤,给秦良良带路来合欢宗,用这个身份见秦良良第一面就送上厚礼,他的诚意十足。

现在,秦良良和晋启只要同意帮忙,后果他自负,如此,若这事还是不成,那就只能说明他做的还是不够!

“行了,行了,不至于,真不至于!”秦良良赶紧打断成颢的诅咒发誓,她怕再不阻止,成颢就把自个的祖坟都刨出来,让雷劈了!

屋外隐隐有雷鸣之音,成颢身上闪过一道赤色,秦良良呆愣一瞬,后知后觉明白成颢刚刚竟然立下了心魔誓!

敬佩之情无以言表,秦良良都想给他竖个大拇指,诚!真诚!

他对他师姐,好爱!

“放心吧!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定会想办法帮你!”秦良良一把抓走成颢手里的佛心,小心的跟自己手里的另一半放在一起。

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两瓣佛心之间像有引力一般,瞬间吸附在一起,只中间有一条缝隙,跟刚在晋启的胸口拿出来时一模一样!

秦良良没见识的目瞪口呆,喃喃道:“这……竟然还是可拆卸,还能循环利用?”

那厢,成颢刚掏出一个粉色的储物袋,就见秦良良已经把佛心合二为一,他嘴角不禁一抽,低声提醒:“秦道友,我师姐需要佛心孕养。”

具体怎么用,他是打算让师姐的元神碎片直接进入佛心的,如今佛心又恢复了,那他师姐怎么办?进哪里孕养?

秦良良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成颢的师姐进佛心里。

笑话,她能允许别的女人当着她的面进晋启的心?

好吧,此心非彼心。

但!

还是不行!

万一把佛心破坏了呢?

“宗主莫急!我是这么想的,你看,小启的元神是在我的丹田里重凝而成的,想必你也猜到了,另一瓣佛心就在我身上!”

成颢闻言果然没有惊讶,秦良良了然,他的确猜到了。

这也好理解,就算成颢不了解她跟晋启的前情,但晋启这些年也就结了她这一个道侣,真因为不难猜测。

再有成颢在佛法大会的那一手操作,也不像对前因毫无所知的样子。

她继续说道:“我与佛心早就融为一体,难不成我还能昧你的这瓣佛心?要不这样,你给我二十天,若是二十天内没有效果,到时候我就麻利把佛心都给你,你要不放心……那我也给你立个心魔誓!”

“良良!”

“那倒不必!”

她话音刚落,立刻收到晋启的呵斥和成颢的推辞。

她微微点头,反正她也没真的打算立什么心魔誓。

如今她的生命也不过还有半个月,如果在这之前系统能判定她完成了修复佛心的任务,那皆大欢喜!

不仅她能活下去,有系统的帮助,在积分的作用下,估计成颢那位元神碎片的师姐想复活也不是不可能!

如果不能……

那她就在死之前把佛心还给晋启,最好还把她体内的也还给晋启……

具体该怎么操作呢?装死的系统也没说,这系统,不知道为啥,一直到现在都还在装死!

她也没得罪它啊!

成颢叹气,他自然是不放心的。

可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只能一不做二不休!一咬牙,把他一直奉若生命的储物袋交到了秦良良手上。

秦良良面上的笑容跟骗到了小红帽的大灰狼一样,当着成颢的面把储物袋打开,储物袋早就被抹去标识,粉色的储物袋让秦良良感觉有些怪异。

这合欢宗,审美还真是奇特……

大男人,怎么都喜欢用粉色呢?

话说,叶景是不是也念叨过有个师姐来?难不成合欢宗都喜欢玩姐弟年下?

秦良良意味深长的看了成颢一眼,把成颢看得发懵,担忧的问:“秦道友,是师姐的元神有什么问题吗?”

明明自称是修真界最精通元神之道的人,却因为他的师姐对秦良良一个半吊子不耻下问。

秦良良一秒正经,是她格局小了!

尊重,理解!

小心翼翼的取出储物袋里的法器,能让成颢用在这上面的,自然非同凡品。

法器跟香炉形状相似,秦良良把法器靠近自己的丹田,重成颢点头,给他一个可以开始了的眼神。

成颢双手成诀,一边解开法器上的禁制,一边详细讲解解法。

这法器自然是要一同交给秦良良的,万一过程中有什么变数,还可以再把师姐的元神存放进去,不至于直接消散。

法器上足足下了五道禁制,光是解除就用了两柱香的时间。

秦良良举的手都酸了,这才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。

“咔!”

犹如天籁!

秦良良生怕出什么意外,甚至用上了汇玄魔功,务必保证这位珍贵的师姐碎片全部到位!

不得不说,成颢这人做事还是很靠谱的,那些碎片可比她看到过的晋启的元神碎片清晰的多了,这说明元神碎片中的元神之力很足。

唯一不足的是,碎片有点少。

秦良良扣了扣那香炉,不可置信问:“这就没了?”

说实话,捏个拇指大的小泥人这点元神都不太富裕!

成颢望着没入秦良良体内的元神,眼中满是眷恋和怀念,闻言苦笑:“我……当时,我只找到这么多。”

当年,成绵绵被修仙界围攻,那些门派虽然也损失惨重,而成绵绵,说是被碎尸万段也不为过……

秦良良叹气,情况有点糟糕啊,她真能有办法让成颢的师姐重凝元神?

那几个碎片,横看竖看都不像能拼凑出人型的样子!

行吧,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把能做的都做了,她也问心无愧了!

她不知道的是,那些碎片一进入她的丹田碎片的边缘就隐隐有融化的迹象,而在她的识海里,本来沉睡着续充能量的天道系统,也在感应到那些碎片的瞬间醒了过来。

命运的齿轮,就此再次旋转。

秦良良收起储物袋和法器,又拿出佛心,她是想立刻还给晋启的,可这佛心毕竟有一半是属于成颢的……

她只能可惜的看了晋启一眼,想了下,把佛心也纳入了体内。

考虑到成绵绵的元神在丹田,她就尝试把晋启的佛心送入识海。

说实话,她没抱希望,实物怎么可能进入识海呢?

识海就是个薛定谔的猫,系统是个意识产物,能进识海,元神说到底也是意识形态的东西,进入识海也正常,可,佛心?

这东西要是也能进,就有点扯了!

她虽然觉得扯,但不知道自己哪根神经不对,就是想试试。

这么厉害的玩意,说不定已经超凡脱俗,不同于俗物呢?

更更扯的是,那佛心竟然畅通无阻的真的进入了她的识海!

秦良良:“!!!”

什么情况?它怎么能进入识海呢?

开什么玩笑?

难不成,是她体质特殊到这种不讲常理的地步了?

她立刻把含星往识海里送,结果,含星被无情的拒之门外。

……

她震惊看向晋启,佛心,这么牛的吗?

晋启感应到了她的震惊,以为是成绵绵的元神碎片对她产生了什么不好的影响,立刻紧张不已。

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把她拿出来!”晋启皱眉说道,眼睛紧紧盯着她的丹田位置,大有想动手物理拿出来的架势。

秦良良:“……”

话说,他是没看到他的佛心也被她纳入体内了吗?他就没想过,让她不舒服的会是他的佛心?

好双标啊……

莫名,又有点甜是怎么回事?

她脑子可能坏掉了。

“没,过会跟你说。”秦良良说完看向成颢,开始赶人:“成宗主,现在小启身上的缚魂咒已经解除了,我们是不是该计划下怎么离开了?您有什么要准备的吗?您可以先去忙。”

成颢讪笑一声,装作听不懂,顾左右而言他:“佛门在秦道友身上也做过手脚,是追魂咒。若此时离宗,我们怕是也走不远。”

说到这个,秦良良倒是不怕,她身上的追魂咒也不是时时都能用的,再说,她的命还没有下次追魂咒启动的时间长,有什么可怕的?

不过……

“你知道还挺多!”她意味不明的看向成颢。

这人,知道缚魂咒,厉害的是,他不仅知道还能解!

如今,更妖孽了,还知道她被下了追魂咒!

“莫非这个宗主也能解?”秦良良问。

成颢颇为自负一笑,带这些不好意思,秦良良见之纳闷,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

就听成颢说道:“承蒙秦道友看得起,我的确对追魂咒有所研究,但,这个咒解起来颇为复杂!若道友不方便,我可以跟两位同行,一为两位保驾护航,二为给秦道友解除追魂咒。”

秦良良:“……”

她可算是知道成颢为什么不好意思了,他算盘打的噼里啪啦乱响!

哪里是为了她和晋启,分明是不放心她带着他师姐的元神碎片远走,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她!

偏偏人家还循序渐进的让她无法拒绝!

“道友真是个好人,那,日后还要多劳道友费心了!”秦良良牙疼的笑着应下。

面上笑嘻嘻,心里麻麻批,妹,二人世界,啪,没了!

好好的二人世界突然变成伪四人行,秦良良心情有点不好。

她借口需要修整一下,终于把成颢撵走了。

赶走了成颢,秦良良没骨头一样往晋启身上一趴:“好累,让我睡会……”

话音刚落,她的呼吸已经沉稳,竟已稳稳睡去。

晋启被吓了一跳,又是感应又是用灵力探查她的身体,发现她真的只是睡着之后,叹息一声,小心拥住她,也阖上眼,与她一同躺着。

同一时间,清浊池。

佛法大会之后,玉明主持和玉成一直在跟各门派讨论清浊池封印的问题。

玉明之所以在佛法大会上,众目睽睽之下说要献祭自身修为,是因为,清浊池的封印的确已经濒临崩散。

“若是由我和玉成的全部修为再加上诸位半数修为,想必也能再护修仙界五百年安稳。”玉明道。

这几日,他们为了加固封印的事争吵了很多次。

明明哪一个都是一派之主,可到了这时候,各种推托借口,除了佛门,竟再没有一个门派站出来附和!

玉明头一次感到心累,道了一声佛号,丢下一句,各位自行斟酌,明日午时我会在清浊池加固封印。

剩下的各门派当事人面面相觑。

这个说,玉明主持如此做法,虽然很是令人敬佩,但效果如何,终究有待商榷。

另一个说,是啊,如今魔界蠢蠢欲动,我等若此时修为有损,那修仙界哪里还有几日可活?

这个说法得到很多人的附和,总而言之一句话,不想献祭自身修为!

“辛宗主,您说呢?”最终,一个不长眼色的门派把话题交到修仙界第一宗门,天星宗的手上。

辛顷凌,辛珏的祖父,那位在佛法大会上道貌岸然的为佛门玉成辩解的辛宗主。

他冷冽的看了那人一眼,那人被威压定在原地,眼球充血,面容发紫,险些憋死的前一刻才被放过。

玉明主持离开后,一路走到清浊池。

清浊池上的封印已经摇摇欲坠,玉明远远看着拼尽自己的修为修补封印的师弟玉成,再次感到一阵无力。

他想,他可能真的老了,最近时常会感到无力,偶尔还会怀疑自己的某些决定到底对不对?

“玉成,你休息下,我来吧!”

玉明换下玉成,突然扭头问这个一辈子最听话的师弟:“玉成,我觉得,可能是我一直做错了,连累你到如此境地,你,会怪我吗?”

“师兄,是谁在你面前胡言乱语了吗?你怎么会这么问?你这一生为修仙界鞠躬尽瘁,为佛门尽心尽力,上不愧于天下,不愧于地,你为何要妄自菲薄?”

玉成泣不成声,他是跟随玉明主持最久的人,他却从未质疑过师兄。因为他知道,他知道师兄做这些是为了什么,所以即便师兄让他杀人,他也毫不犹豫!

听到玉成发自肺腑的这些话,玉明主持终于露出了笑容,心里一直思考的事情也有了决断。

世上还有师弟理解他,这就够了。

“我还有一事放心不下,你去帮我办吧!”玉明主持道。

“可是师兄,你不是说明日会加固封印吗?我怎么能这时候离开?”玉成很不理解,隐隐有些不是安。

玉明主持叹气:“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思量,估计一时半会不会达成一致,你只管去办,清浊池这边有我盯着。”

“可是师兄,清浊池上的封印,等不了几日了!”

玉成看向清浊池上摇摇欲坠的封印,上面裂痕密布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他感觉那些裂痕增长的速度比以往更加迅速,仿佛下一刻就会崩溃。

“无妨,我只有应对。”玉明主持道。

这也是,他最后能为修仙界做的事情了。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